廉政文化

油茶花儿开

点击率: 来源: 发布时间:2021/09/17 11:23:57

那是去年冬天,朋友约我去黄盖湖观鸟。

湖南省临湘市聂市镇大星村的鸭雀咀是黄盖湖的最佳观鸟点。我们站在湖边,纵目远望,但见湖面空阔,水天一色,阳光在粼浪之上闪烁,发出金子般的光芒。没有看到百鸟翔集的壮观场景,偶尔有几只雁划过天空,最后消失在水天相接处。

看不到鸟群,心中不免遗憾。当我们准备驱车返程时,突然发现向阳的山坡上,白茫茫一片。朋友说,那是油茶花。我一听,便兴奋起来,说:“去看看油茶花也不错啊!”我的提议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应和。

油茶树才过人头,繁花满树。油茶花的花瓣白如凝脂,花蕊金黄,根根花丝晶莹剔透,用手轻轻一触,便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指尖。若用舌尖稍稍碰一下,一丝丝清甜即刻从味蕾间化开,直沁入心脾。我们恣意地穿行花间,沐浴着冬日难得一见的暖阳与花香,耳旁突然传来一阵辽远悠长的歌声:“对门山上茶籽多,圆圆滚滚满山坡,扛根竹竿打茶籽嘞,一打打上几皮箩!”

朋友说:“这是黄盖湖特有的渔歌调,但这词又不是渔歌,有点意思!”

我们循着歌声,穿过小径,在一处山坡上,远远看见一位老人,一边给油茶树施肥除草,一边唱着歌。老人黑瘦黑瘦,满脸皱纹,一看就是位成年累月漂在湖上的渔民。

见有人过来,老人停了口中的调子与手中的活儿,笑呵呵地与我们打招呼。我问道:“老哥,这一片油茶林都是您家的呀?”

老哥笑了,说:“我哪有这么大的能耐!这油茶园大得很,看,这坡上坡下,一大湾全是,一千多亩呢!我只承包了一小片,五十亩。”

原来,老哥本是黄盖湖上的渔民,大前年黄盖湖禁渔了,渔民们都上了岸。为了解决上岸渔民的生计问题,政府引进油茶林项目,渔民全都转行成了林农。

“老哥,你家这五十亩地,收入应该不少吧?”

“还行还行,比打鱼强多了。”谈到收成,老哥的脸上全是笑。

据老哥介绍,这油茶基地由公司分片承包给上岸渔民管理。前三年,油茶园没有收成,公司每年补贴抚育与管理费用。从第三年起,茶树开始挂果,到第五年进入丰产期,承包者不需给公司上交任何承包费用,只需将油茶果按市价卖给公司就行。一亩油茶林,一年的收入可达到两千多元。

我们一听,不禁吃了一惊,这油茶林,还真是个绿色银行啊!但我还是有些疑惑,一个在湖上漂了一辈子的渔民,会侍弄这些“金疙瘩”吗?老哥往山坡上一指,说:“我们有老师指点呢,从防虫、防病到抚育采摘,老潘一条龙全程指导!”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果然看到远处山坡上那个忙碌的身影。

我们走过去与老潘攀谈,得知老潘是一名退休林业高级工程师、园艺师,退休后被公司聘请为公司技术顾问、油茶基地技术员,直接指导生产。

谈起油茶经,老潘神采飞扬地说,油茶是我国特有的优质食用油料作物,油茶历五季才能成熟,花果同树,是一大奇观……

我们在老潘的指导下观察,果见一棵树上,既有白里吐黄的花,花下还有沉甸甸的果,真是大开了眼界。

“这茶籽,好销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我们公司有自己的榨油厂,这么好的茶籽,纯天然,没有半点污染,榨出的山茶油,畅销得很!”老潘更得意地说:“老百姓脱了贫,干起活来更起劲。产品销路好,公司发展也更快。这是个双赢的事儿,我作为技术指导,脸上也有光!”

“那是那是!”我们都笑着称赞。

“再过两年,等这油茶林全部长起来了,公司还规划在这块基地上开发文旅项目。夏天,这满湖的荷花。冬天,这满山坡的油茶花。再赶个好日子,湖上天上,黑鹳、白鹳、仙鹤、灰雁、天鹅……成千成万的鸟雀子飞起来,那景色!”老潘将头抬起来,眯缝着眼,一副陶醉的样子,把我们也带进了他描绘的那幅美丽山水画中。

顺着他的目光,我们发现,在湖天相接的地方,有一大片黑点浪涛般滚滚而来。黑点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并由黑变白。哦,原来是一大群叫不出名字的白鸟。它们越过油茶林,落在不远的滩涂上,发出一声声“嘎嘎”的鸣叫!

这时,远处山坡上的老哥又唱起了动听的歌。老潘听了,有些得意又有些腼腆地笑着说:“这是我作的词,他们用渔哥调唱,蛮好听的!”

湖光映着山色,歌声和着鸟鸣,黄盖湖喧腾了起来。

上一条:圯上受书 下一条:如闪电耀亮

关闭

学校首页| 关于我们| 电子邮箱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纪检监察处版权所有 徐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
技术支持: 信息网络中心